关于孩子教养の迷思 终结孩子漫不经心 ADHD不是唯一选项!

2020-06-18    收藏249
点击次数:965

关于孩子教养の迷思 终结孩子漫不经心 ADHD不是唯一选项!


学校教育需要更多极端形式的集中注意力,更胜平日的成人生活。随着年纪增长,许多孩童能够发展出那样的注意力,但有更多的孩童对于集中注意力这事一直有困难,甚至延续到学龄阶段,依旧存在。


特别的是,学校的兴起和注意力缺失症(Attention Deficit Hyperactivity Disorder)的发展有紧密的关联。过去二十年以来,被诊断出罹患注意力失调及过动症的孩童数目几乎超出一倍之多。美国男孩在17岁之前,五位之中有一位曾接受过诊断患病。约有70%受诊断孩童,也就是约有数以百万计的孩童接受药物治疗。


许多人怀疑专注力失调及过度活跃症的爆发,与持续强调学校表现,两者之间有关联。过去二十年见证了遽增的ADHD的诊断人数,同时期,越来越多州政府开始根据考试成绩评价学校和老师。


但要如何证明这样的连结关係?ADHD的诊断人数和高风险测验同时戏剧性的增加可能是个巧合。史帝夫. 欣肖(Steve Hinshaw)和理查.舍夫勒(Richard Scheffler)运用一种「自然实验法」测试以上关联。国家各个地区在不同的时间点引进新的教育政策,研究人员检视某州引进包含高风险测验的新政策时,和同时期ADHD诊断的比率之间的关係。新政策引进之后,诊断的案例突然立即成长。再者,公立学校里贫穷学生被诊断为ADHD的人数特大幅增加。


当学校承受製造高成绩的压力,不论是有意识或无意识,学校当局产生鼓励ADHD诊断。可能因为药物能够让表现不佳的孩童提高成绩,或是因为ADHD诊断能够让孩童免于进行测验。值得注意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在法律明文禁止学校人员推荐ADHD药物给父母的地方,并没有见到ADHD诊断病例增加的情况。


这些研究结果对于我们如何看待ADHD有深远的影响。


我们认为自己知道疾病和社会问题的不同,天花、肺炎和肾结石等疾病出现在人类身体,被病毒或细菌破坏或入侵的时候,只要给予正确的药物治疗,病人就能痊癒;然而,像贫穷、不识字、犯罪等社会问题发生,在制度失败的时候,它们无法使人茁壮成长,反而使人落魄不堪。


对于ADHD的争论大多关注于它是否为生物性疾病或只是种社会问题。但是,研究指出这样的区别本身就是被误导的。


相对于将ADHD视为像天花的疾病,我们应该把它当成注意型态持续体中的某个特定阶段。有些孩童能轻易达成甚至是「不自然」程度的高度集中注意力,而其他孩童却发现集中注意力是件几乎不可能达成的事情,大多数的孩童处于两个极端状况之间。


注意力的变动对于猎人、採集者或是农夫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实际上,对猎人而言,较宽广的注意力可能是个优点。但在我们的社会里,这样的变动影响甚鉅。


对于成功来说,学校教育是越来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高度集中专注力」却是学校教育里不可或缺的基础。兴奋剂无法像抗生素治疗肺炎一般「治疗」ADHD。相反地,它只是让注意能力沿着变动过程转移。即使伴随着严重的代价,像是成瘾和相关副作用,但它能让每个患者的注意力较集中。


对于注意力较差的孩童而言,这药物能决定他们的成功或失败。事实上,有证据显示这样的药物的确能让孩童在学校的表现变得比较好,而在一个对学校教育疯狂的世界里,这或许是很重要的。药物的确能在短期内改变孩童的行为,但对于更多的孩童来说,药物一点都帮不上忙,可能还会造成伤害。而同样的行为治疗一样有效,其危险性却低很多。几乎没有证据能证明药物能做出任何长期的改变。


包括学龄前孩童,越是年幼的孩童,越容易被诊断出ADHD,也接受药物治疗的情况实在令人忧心。变窄的注意力也许是长大的一部分,但宽广注意力却是年幼时期的组成部分之一,不是我们该修正的部分。


以目标导向观点为基础的教养和学校教育的缺点之一,就是将童年时期视为是迈向成年的中继站。因此,3岁孩童接受药物治疗,让他们变成更像夸张模样的专注成人,就是这类看法特别戏剧性表达方式。


ADHD同时具有生物性和社会性,而改变制度能够帮忙孩童茁壮成长。我们不必为了让孩童适应学校教育,而让孩童脑袋接受药物治疗,而是我们能够改变学校,以接纳更多孩童不同的脑袋。


关于孩子教养の迷思 终结孩子漫不经心 ADHD不是唯一选项!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