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pboard主管:设计生来就是要自我否定

2020-06-07    收藏714
点击次数:693

Flipboard主管:设计生来就是要自我否定

跟 Flipboard 设计主管 Marcos Weskamp 聊设计一不小心聊到僧侣。这听起来有点扯——硅谷创业者跟深居喜玛拉雅山的佛学扯得上关係吗?或许是缘于数年的日本求学经验,Marcos Weskamp 的设计理念有着明显的东方哲学色彩。

提及设计师以及他们的作品,确定无疑的一点是,所有的构思在落实的那一刻,也就是它过时的时候。「但只要产品一发表,我们马上就能看到不足。」Weskamp 这样评价自己团队设计的产品。「原则上讲,一切事物都有提升的空间。我们现在的设计成果明年就会显得过时,了不起就是 5 年的保鲜期。产品得到提升,使用者的需求也会跟着改变。我从未听说过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不仅平面设计如此,所有的设计都是如此。

平面设计其实跟僧侣们绘製曼陀罗沙画如出一辙。易逝的细沙、尘土是僧侣们作画时常使用的材料。许多艺术家呕心呖血只为作品能够流芳百世,而僧侣们潜心数小时精工细琢的画作常因为原材料的易逝性被风吹得无影无蹤。

Flipboard主管:设计生来就是要自我否定

网页设计也是一样,瞬息万变的使用者需求就像一阵阵风一样赶着它不断地更新面貌。「我并不觉得这有什幺悲哀的,这样的事情一直都在发生。存在本身瞬息万变。」

Weskamp 认为,设计内在地要求你废弃过去的作品,这并不仅意味着产品需要反覆琢磨修改,即使某一代产品的开发过程也是如此。他提到了 Flipboard 的 3 月份时一项设计上的更新——使用者可以编辑自己的主题杂誌。「实际上,确定这项设计我们作了大量减法,之前画了几千张草图,做了好几个产品原型。」Weskamp 如是说。

Weskamp 举了一个特定的例子:点击「+」使用者会进入一个简单的介面。如果比较下最初的构思和最终的版本,你会发现它们差别不大。但从开始设计到产品发布,我们测试过很多花俏的版本。整个团队经历的是一个离开、又再次回到起点的过程。

这并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设计团队如此费周折主要是为了对原始版本进行精益改进。Weskamp 这样说:「好的设计要经过一个螺旋上升的路径。你总会回过头来研究最初的那个想法。在局外人看来,你彷彿在兜着圈子追着自己的尾巴走。但每多绕一圈,你就越靠近事物契合的地方。这个螺旋上升的进程是无止境的,收穫越多,你就越精益求精。哪里有设计,哪里就少不了兜圈子。一切事物都有潜力变得更好。」

有这样一个在 Borges 式迷宫中流连忘返的设计主管,Flipboard 能有幸和大家见面不免让人感到吃惊。但做出的产品十分地成功;自从去年春天上线了使用者 DIY 杂誌的功能,Flipboard 上累计创建了 300 万份这样的杂誌。Flipboard 的忠实粉丝们都喜欢这种从网路上重组内容并以传统杂誌的格式排版、翻页的方式。

Weskamp 热爱自己的工作。正如僧侣们之于自己绘製的曼陀罗一样,Weskamp 并不觉得这无止境的设计有悲戚之处,相反,这正是宇宙的自在规律。加缪曾说过:人们必须想像 Sisyphus 是快乐的。Weskamp 正是一个快乐的 Sisyphus。

「我真的自得其乐,」Weskamp 说道。的确,没有什幺永垂不朽。不过,「设计生来就是要自我否定。」

SOURCE: fastcompany.com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