区分科学与伪科学的价值在哪?

2020-06-19    收藏934
点击次数:170

在当代,科学公认为最可靠的知识。但有些不法之徒藉以人们对科学的信任,以科学之名招摇撞骗。面对这类骗案,我们需要知道:甚幺是科学?这些以科学之名招摇撞骗的主张、商品,为甚幺不是科学?它们为甚幺不配有「科学」的名号?

假如你认真思考上述问题,便走进科学哲学的殿堂。「科学是甚幺?」是科学哲学家长久关注的问题。它不但是哲学家的玩意儿,更有实际意义。我们不妨看以下的一个真实法律案例。

课堂应该教甚幺?

近十几年,美国兴起了「智能设计论」(Intelligent design),这论点主张宇宙和生物并不是由演化或自然选择而来,而是由某种超级智能创造出来。支持者认为智能设计论是科学,而非宗教,应该列入生物课程里,与演化论拥有同样地位。

智能设计论引发了社会争议。2005年,宾夕凡尼亚州法官John E. Jones III裁决智能设计论属于宗教思想,在课堂教授是违反美国宪法「政教分离」的原则。很多人视这判决是科学论者与政教分离者的胜利,但事情并未因而完结,智能设计论仍然在美国非常流行,多达十几个州仍在激烈争辩中。

神创论vs.演化论

其实,早在20世纪初,智能设计论与演化论的争论就开始在美国上演,只是当时智能设计论不叫「智能设计论」,而叫做「神创论」。1925年,当年美国田纳西州,有法例禁止教授演化论,一位中学教师在中学教演化论因而受审。1968年,这条法律才被美国最高法院判决违宪而取消。

但基督教原教旨主义者与右翼政治势力并不罢休,发动了科学神创论运动,提倡科学神创论和演化论一样是科学理论,应该在生物课堂上教授,并为科学神创论製造 彷彿没有宗教的内容、模仿科学论述与文献,用他们自己的话来表达,就是:「创造模式至少是与演化模式同样科学,并至少和演化模式一样是非宗教的。」(Alexander Bird,1998)。

80年代初,至少有两个州份通过了法案,要求神创论与演化论必须同时在学校中教授,引起了很多科学家强烈反对。他们认为神创论儘管在修辞技巧或形式方面具备了科学的特徵,但终归究底,它绝不是科学,而是伪装成科学的宗教。这场争论又掀起了诉讼,在1982年打进了美国最高法院。

当时,最高法院认为争论的焦点不在于宗教是否要挑战科学,也不是神创论是否合理或真实,而是神创论到底算不算科学主张。而要回答这道问题,必须知道甚幺是科学、如何区分科学与伪科学。这些问题都属于哲学範畴,因此当时法官William R.Overton并不只听取科学家的评议,也找来哲学家作证。

科学理论的特性

最后,William R.Overton裁决神创论不属科学,因而违宪。他提出了科学理论应该具备如下的特性:

    遵循自然界的规律 根据自然界的规律解释现象 在经验世界里它是可检验的(testable) 它的结论是暂时性的,即不必是最终的结论 它是可证伪的(falsifiable)

虽然很多科学家热烈支持裁决结果,但当时着名的科学哲学家Larry Laudan指出,如果神创论者懂得一点科学哲学,就知道上述的特性或是不能作为科学的必要条件与充分条件,或是神创论也可以满足。

无论如何,现在神创论又改头换面,变成智能设计论,再次走进法律与政治争论里,「到底智能设计论是否属科学」、「甚幺是科学?」这些「古老」的科学哲学问题再次显示它的实质作用。

非科学、不科学与伪科学

我们可以看到区分科学与伪科学的重要。值得注意的是,划分甚幺是科学(即区分甚幺是科学与非科学),与划分科学与伪科学,并非同一回事。因为并非所有不属于科学的就是伪科学,例如宗教、文学、艺术, 它们不是系统化的科学知识,也不是伪科学。

在科学界里,亦有好坏的科学研究之分,坏的科学研究有时也会因不符合科学的严谨而判定为不科学。为了进一步釐定「伪科学」是甚幺,我们可以作以下的概念澄清︰

「非科学」(non-science)是指一切不是科学的东西,也就是包括与科学无关的文学、艺术,也包括假冒科学的伪科学(如智慧设计论、自然疗法),均属非科学。 「不科学」(un-science)是指那些科学家公认为尝试在从事科学研究,但研究中因有不慎的错误(譬如实验设计有很大的偏差)而导致结果失效,不能作为科学的素材、证据或成果,即称为「不科学」(un-scientific)。而Un-science是否属于non-science,要视乎「科学」的定义。 至于伪科学(pseudo-science)呢?很多科学家强调,它们不是科学,却透过宣称自己的主张、活动、信念是符合科学方法或现有的科学真理来伪装成科学。

因此,我们可以为「伪科学」作以下初步的界定:

    它不是科学,而且 主要支持它的人都试图把它宣传为科学

(1)是科学哲学关注的重点,(2)在哲学上不太受关注。科学哲学家主要围绕着(1)进行哲学争论。他们的争辩方式主要集中在「甚幺是科学」这问题上,因为界定了甚幺是「科学」,也就变相界定「非科学」是甚幺。

科学哲学家Larry Laudan (1983)曾严厉批评「科学是甚幺」的划分工作并没有任何实现的可能,当时很多哲学家同意他的说法,宣布这项工作已经死亡。但最近几年,科学哲学里又再掀起「甚幺是科学」的讨论,2013年更有一本专书Philosophy of Pseudoscience收集近几年关于此划分的论文。

区分科学与伪科学的价值

「科学」能否被定义、科学与伪科学能否被划分,这些都属複杂的哲学问题。我们可以暂且不下论断(有机会及后撰文讨论)。不过,划分科学与伪科学的价值的确存在。科学哲学家Martin Mahner认为它在理论与实践上都具有价值。

理论上的价值不在于科学,而在于科学哲学。如同在思考方法里,我们釐定甚幺是谬误(即区分谬误与非谬误),将能够帮助我们讨论甚幺是合理的论证;我们釐定甚幺是科学(即区分科学与伪科学),将有助于我们讨论科学哲学的其他课题。

从实践的角度来看,这区分在私人与公共生活上都发挥着重要的指导作用。在当代社会的任何领域里,科学都公认为最可靠的知识来源,佔据崇高地位,但亦而因出现许多高举科学旗帜招摇撞骗的主张、教育和商品。科学与伪科学的区分,将有助于我们区别哪些讯息、主张、商品比较可信,哪些比较可疑。

在此,我们可以从以下的议题看到这区分的重要:

1.医疗

西方医学的治疗之所以有效,是因为医疗科学的发展依靠严谨的科学实验、证据与评估。但有些伪科学,譬如最近流行的顺势疗法、自然疗法、触摸治疗(therapeutic touch)、量子触疗(Quantum Touch),却没有任何实证基础(见此一、二的反伪科学文章)。

它们不但无效,甚至可能带来生命危险。所以,医疗保健供应商、保险公司、政府机构和病患者都需要知道甚幺是真正的科学医学,甚幺是伪医学。

2.法律上的专家证言

在法院的诉讼里,有时辩护人或提告人为了自己利益,会找专家用一些伪科学的手法迷惑陪审团。法庭讲求证据正确可靠,为了识别专家证言是否可靠,往往都需要延长诉讼时间雇用独立于当事人的专家作证,去判断这些证言是科学专业知识,还是伪科学。

3.环境政策

当政府推行某种政策,为了防止它可能造成的环境灾害,政府必须充分地评估政策是否对有危险环境的风险,同时採取合理的预防措施。这时候,环境保育组织、商家、社会团体都会各自提出科学证据去支持自己的理由(想想台湾的拥核与反核运动之争论)。因此,决策者需要区分哪些证据是伪科学,哪些证据才是真正的科学知识。

4.科学教育

在教育里,我们需要教授正确的知识。为甚幺我们教天文学,而不是一些人心目中很「準确」的占星术、星座?为甚幺我们教统计学时,不教自称有统计学、环境学基础的风水?为甚幺我们教物理的量子力学时,不教量子触疗?为甚幺生物课上教疫苗时,不教授反疫苗人士的所谓科学批判(见此一、二、三、四篇反反疫苗文章)?

也许读者会觉得很荒谬,这还需要讨论的吗?但有时意识形态就驱使人们做一些愚昧的事,如文章一开始提到的智慧设计论的案例,在科学人眼中荒诞的伪科学,却有很多人支持引进它们到学校课程。教育当局必须列入明确的标準来保护学生,不要让他们学习到不可靠、伪科学的知识。

5.公民社会的发展

在民主社会里,我们希望公民的公共决定,是取决于科学知识,还是迷信于意识形态或伪科学?如果公民需要付税资助科学研究,自然疗法、占星术、风水、智慧设计论的支持者以科学之名要求申请资助,我们为甚幺不应该批准?这些议题都需要人们区分甚幺是真正的科学,甚幺是伪科学。

科学需要定义吗?

最后,特别一提,有些科学家不太喜欢哲学家对「科学」作出定义,因为它如同规範了科学是甚幺。我们给予「科学」一个定义,变相把不符合定义项的所有东西都排斥出去,那就有可能出现以下情况:一个理论被科学家公认为科学理论,却被这定义排挤在外。

不过,我认为哲学家可以回应,他们不是要做一个规範性的定义,而是描述性的定义,因此哲学家界定甚幺是科学时,必须符合科学社群公认的理念。

参考资料
    Alexander Bird (1998). “Philosophy of Science" Larry Laudan (1982). “Science at the Bar—Causes for Concern” Larry Laudan (1983). “The Demise of the Demarcation Problem.” Martin Mahner (2013). “How to Demarcate after the (Alleged) Demise of the Demarcation Problem” Pigliucci, Massimo (EDT) (2013). “Philosophy of Pseudoscience: Reconsidering Demarcation Problem" Science and Pseudo-Science (Stanford Encyclopedia of Philosophy) 1925年的法律案件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