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短短过半年,台湾VR发展为何已落后世界?

2020-07-11    收藏879
点击次数:826

才短短过半年,台湾VR发展为何已落后世界?

经历了半年的推广 VRAR 产业,同时也是在 Computex 中和多国内外朋友们谈了很多这半年全球市场和产业的变化,综合一些心得,想跟大家聊聊:

1. 6 月初中国有两个很重磅的 VR 相关消息:

一是 Jaunt VR 和上海 SMG,以及微鲸 VR 即将合组公司「Jaunt 中国」,并透过此合组公司让 JauntVR 在中国发展的高端 VR 影视内容。二是暴风魔镜和 Leap motion 合作推出了新款 VR 眼镜盒暴风魔镜 5plus,支持手势识别技术。

这两个消息中,我看到的共通点就是: 中国 VR 厂商间的竞争已经拉到了一种新高度: 有实力的厂商直接与国际标竿大厂对接合作来奠定己身于中国 VR 产业市场的至高点。

前两个月中国厂商喊得联盟也好、生态圈平台,顶多也只是自己国内厂商串串喊喊,一起做话题而已,虽然看起来吓人,却也只是纸扎老虎;但他们开始是联合 Leap Motion、Jaunt 这等一等一欧美公司在中国做生意时,它们就已经把产业竞争从公司的个体较劲拉到了国际生态系整合的资源战。

以暴风魔镜和 LM 合作为例,原本只是一个低阶的 VR 手镜盒,功能、造型都普通,许多台湾厂商自製的 VR 眼镜盒都还完胜它,但如今这个合作却一举把这石头点成金,马上拉高竞争门槛,台湾做低阶 VR 盒的厂商怎幺有能力去找到类似 LM 的厂商合作来翻盘? 这好比一个游戏新手还没解完新手村的任务,就马上被丢在高手竞技场中,再装备、天赋都还没满点数值前,就要跟魔王打,这样的一场游戏局,谁能打得下去?

2. Computex 看到的 VRAR 创业团队危机:

今年我特别留意了 Computex 参展的 VR 团队,扣除国外参展的 VR 创业团队后,我发现今年参加的团队跟去年几乎大同小异,而厂商参展的展品内容也无令人耳目一新的表现。这是一个警讯: 这一年中 VR 市场变化极大,许多新型态的商业模式和产品型态已经浮出,但台湾的创业团队所展示的的成品和商业模式仍是停留在去年的标準,甚至目前还在发展市场中竞争饱荷的项目,这样的竞争力实在难说服国际买家和投资人来採购我们的产品或服务,而我们还在怪为何买家不来台湾看团队…对大市场的市场数据、技术发展、产品型态情报掌握不足,成为台湾创业团队的最大致命伤。

3. 黄国昌立委的 VR 国会质询大家都划错重点:

重点真的不是林全看到甚幺 VR 内容,而是为什幺我们的行政院长对此新科技如此陌生,以及当黄立委问到对这产业有何具体推动发展想法时,台上长官仅以”在亚洲硅谷”的计划中有初步规划来含糊带过。 这我真看不懂了,这和亚洲硅谷计划有何关係呢?

当我们国家官员还在含糊用 A 作 B 来搪塞时,中国的福州市人民政府就在两个月前公布了促进 VR 产业加快发展的十条措施,从专属项目基金、园区基地推动、奖励外商和中国厂商发展合作等,一条条、一项项的清楚列出。这,才叫做具体推动说明!

而这两个月期间,大陆类似福州市提出的 VR 产业扶持的其地方政府还包括了上海、北京、兰州、南京等等迅速增加中,不要说和中国企业竞争了,光是政府制定个推动想法,大陆就比我们快狠準,在这样政策支持匮乏的环境下,我们厂商要怎幺脱颖而出呢?

4. TAVAR 和 TSS 的合作,赞助 VRAR 创业团队至海外加速:

这是我最近和行业、媒体记者朋友常常提到,务必请大家 多多支持的合作专案。台湾厂商现在面临的问题 已经不是你做不做 VR,而是你做 VR 能不能拚的过人家活得下去。

半年前我们还在说这是台湾的机会,因为全球都还在摸索中,台湾跟大家都在起跑点上;而现在我要推翻这句话:台湾已经落后了。因此,任何现在想投入 VR 发展的厂商,要更现实的去评估自己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和胜出机率有多少,而评估的方式也不是窝在这岛上自己用着过时的市场情报来衡量,而应该是勇敢冲到大市场中,在那想办法和这些国际团队搭上线,从合作中来评估。

我去年认识一个年轻人 C,他在美国唸硕士期间,和朋友拍摄了一部 360 度影片,并认真地和美国同业们取经了解市场回馈;另外他也很幸运地争取到在一家 VR 内容开发的领导公司中作实习,当他实习完毕后,他也决定了要创建自己的公司。

C 的 startup 是否能从市场中脱颖而出我不晓得,但我肯定 C 的公司会比国内的 360 度内容开发公司更具国际竞争力:不在于 C 和他团队的作品经历,而是在 C 比国内业者更了解大市场需要、大市场的竞争技术、以及和专业团队的合作人脉,这些让 C 胜出。

为了要让台湾 Startup 有 C 这般机会,我代表着 TAVAR 台湾虚拟及扩增实境产业协会和 Taiwan Startup Stadium 台湾新创竞技场 Anita Huang 合作推出了 VRAR 创业团队海外加速计画,让团队有三个月时间在海外研习,接轨当地专业团队、市场。要改变公司竞争力?先从改变创办人的脑袋和眼界开始。

讲了这幺多,感觉结论偏负面,然而却不太代表我认为台湾团队没机会了,只是这场战役已经转型、而我们必须察觉到这其中变化而随时调整。VRAR 这场风还会吹的久、吹的长,我们必须随时看清风向的改变,即刻调整自己的角度,才能够在这大潮涨起之时,能够凌驾浪头、而非淹没其中。

早上打完了上半篇,匆忙赶去跟一个 startup 做市场谘询。而下午在等待台大演讲上台前,但总觉得要在说明一下,即便我们正面对着国际生态系整合的资源战,台湾的 VR 创业者相较中国的创业者来说仍有些胜出点/优势,我列出一些我的看法,大家参考、相互交流:

1. 台湾软硬体人才、製造资源均齐全,容易形成团队和做出 demo:

我在三月和四月去完深圳和北京后,深刻感受到台湾 VR 创业的优势: 以从事硬体创业者来说,相较于北京或欧美的创业者飞到深圳找人开模,台湾创业者可以在一天一内走一趟中南部,很快就能找到质量具国际水準製作厂商来打样,相较于北京、欧美创业者要飞到深圳来找製作商,台湾密集的产业群聚发挥了极大优势。

另外,内容创业者更是具备优势: 台湾有过 7 成以上的游戏开发者都使用 Unity 引擎,也多集中在北部,因此创业家想要找到开发团欸合作做内容 demo,只要南港、内湖、新店走一遭,大概就能找到品质佳的开发者。这点让台湾创业家在团队组成、完成 demo 的速度就比欧美、大陆厂商快很多。

2. 台湾行业交流兴盛、且分享不藏私、真诚:

只要参加过大陆的行业交流聚会的人,一定会认同: 大陆的行业聚会最大收穫是换到的名片数量而已,但有价值的市场情报比较缺乏。也许是竞争性格使然,大陆人交流的情报资源都是高射炮居多,有点到一些却又看不到门道。台湾的创业家行业交流,大家反而愿意真诚分享,因此 startup 容易形成竞合。

3. 台湾在国际创业比赛舞台上拥有较大的国际化优势:

台湾创业团队近年在国际创业竞赛上频频得奖,不容否认台湾新创实力坚强,而当我参加完 TAVAR 和 TSS 合办的 VR/AR Show-n-tell,听完八家厂商 pitch demo 后的感受又更强烈: 这八家本土、小型的厂商在英文演讲掌握度上极高、台风稳健,只要有资源后续协助这些厂商改善简报内容和些许调整演讲方式,相信在之后的国际展会/竞赛中,不怕其他亚洲团队的竞争。

有鉴于此,我由衷建议台湾政府多放些资源和预算协助内容开发的 VR/AR 新创团队参加国际竞赛,以及持续地在国际展会中整体行销这些得奖团队 。

-小结-

台湾是一个很适合新创的环境,软硬体资源整合充分、市场开放、行业交流兴盛、国际程度相对高,但是台湾创业者有一缺点就是,从脑袋中萌生商业想法,到做出 demo 的过程太久 。

我经常遇到一个事情:两三个月前才遇到的中国创业者,跟我分享创业想法后,不到两个月它们就真的完成雏形、可以展示了。这等强大的执行力,你说是从哪里来? 我觉得与其说是产业环境整合度高、倒不如说是人的性格中对获得成功的渴望异常强大,因此驱动着他们分秒必争,完成理想。

半年前我看大陆 VR 产品、公司普遍一般般,但如今却看到各自产出作品,在市场上进行商业验证。对比台湾: 我在去年认识的 VR 开发者,截至到目前有出现新作品、或是成功完成产品开发、推进到市场中的少之又少。论执行力来说,我们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最后,VR/AR 是场科技和市场发展的马拉松赛,不管是终端装置市场的开展、又或者是技术的成熟至少都是 5-8 年的发展才能达成,因此即便我们现在有些步调慢、有些落后,只要加紧执行力、提升国际能见度和强化国际市场接轨程度,相信后续仍是有很大的发展潜力的。也由衷希望台湾有越来越多新创团队投入这领域的研究和产品的开发,相较于其他产业,这块刚萌生的市场还存在很多想像空间、等待我们挖掘、验证。

大家一起加油!

额外补充:

台湾新创竞技场 TSS 执行长黄蕙雯指出,目前蔡英文政府所规划之亚洲硅谷计划中,并未有提及 AR/VR 的相关规划,详情请见下图:

才短短过半年,台湾VR发展为何已落后世界?
欢迎加入「Inside」Line 官方帐号,关注最新创业、科技、网路、工作讯息
才短短过半年,台湾VR发展为何已落后世界?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