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贫穷人的台北(二)都市人心里的大象

2020-06-12    收藏164
点击次数:176

【专题】贫穷人的台北(二)都市人心里的大象

您是否曾被父母叨念过,如果不好好读书「小心」长大没饭吃?的确,贫穷歧视幽微却又具象地存在于台湾社会之中,「懒惰」、「无能」等词彙,常常被标籤在贫穷者身上;无论是街友还是街卖者,这些都市风景很多人都曾看过,但如何突破心里的那头「大象」,主动提起甚至设法解决?受 2018 年 3 月巴黎徒步夜访无家者行动启发,今天(9 日)晚间 11 点至隔日清晨,台湾首次举办「团结之夜:百人夜访」活动,两百位志工将在台北街头为入秋后仍露宿的街友送暖。

贫穷人的台北 清晨4点半开始

徐大哥说:「(原音)我平常早晨四点半固定起床去社区打扫,路上还会边捡宝特瓶回收。」

清晨四点半,您在做什幺?天还未亮,担任「社区清扫员」的徐大哥已经骑着脚踏车,準备开启一天的工作。

徐大哥说:「(原音)早上扫社区是有固定薪水拿的,忙完后再等朋友的电话,有时候会有进口菜在货柜车里,需要临时工搬下来,不然就是现在农曆七月过了,山上的工作会增多,我也做殡葬社工作,像抬棺材。」

当个随招随到的临时工,是徐大哥现在养活自己的方式,虽然受访前一天,他理货时不小心从卡车上摔下来,而且一天要打好几份工、收入不稳定,但至少能温饱,他开心地说,现在的收入,足以让他在台北租一间雅房,还有办一支手机!访谈到一半,徐大哥的电话声响起。

徐大哥说:「(原音)哈啰!你好……」

或许你不知道,每个人好像都有的地址和电话,竟然是都市贫穷者能否再站起来的关键,「人生百味」共同创办人巫彦德谈到他的观察,他说:「(原音)去找工作的时候要有电话和住址,这是被预设好,人生活在社会里就会有住址和电话,这好像是身为人的基本条件,当你没有这些东西时,就似乎得不到一般人应有的人权,我们设下这个东西原本以为每个人都有,但事实上有些人是不会有的。」

的确,被习以为常的事,对某些族群来说,其实一点儿都不是那幺理所当然!

【专题】贫穷人的台北(二)都市人心里的大象贫穷像感冒 不该被污名

「人生百味」于 2015 年正式注册为公司,关注都市贫穷议题及培力街头贩售者,徐大哥是「公司」协助的对象。

徐大哥曾流浪 20 多年,台湾各地的火车站都睡过,他还告诉我,哪个车站环境最优、空气最好,出门在外,如何把自己打理乾净!

徐大哥说:「(原音)我们在外面流浪洗澡也很方便,像是去活动中心或是去厕所擦澡,说真的,我从小就出来流浪,全台湾的火车站我都睡透透,其实东部的火车站最好睡,空气比较好,比较不会有污染。」

相信大多数人不曾有这样的经验,也不会想走到那一步!但如果真有那幺一天到来,您会怎幺看待「贫穷」这两字?

巫彦德说:「(原音)我爸妈和很多爸妈会说你要好好努力、好好读书,要不然以后会怎幺样……那个怎幺样很多时候就是贫穷;对!我觉得贫穷就是贫穷,它不是一个舒服让人喜欢待在里面的状态,但也不是一个丢脸的事情,它就像感冒,你感冒不舒服喉咙痛,没有人想自己在这样的状态,都希望快点离开,但感冒不丢脸,贫穷就很像,但我觉得它更像一个被污名化的疾病,在这个以收入去衡量成功的社会里,你贫穷就是失败、有问题、不正常的。」

巴黎「团结之夜」 台北首度举办

10 月 9 日晚间 11 点到 10 日凌晨 1 点,将有 210 位一日志工,在大台北 3 个行政区,以实际夜访行动关注都市贫困者最赤贫的族群-无家者,他们将走进深夜的公园、超商、速食店、网咖,拜访有需要的人,提供资讯、物资与关心。

「向贫穷者学习行动联盟」参考巴黎的「团结之夜」活动(Nuit de la Solidarité),形成的台湾版的团结之夜,活动召集人、监察院孙大川副院长说:「(原音)因为我是卑南族原住民,我从以前在思考自己民族的问题的时候,我也是从大家不认可,一个刻板印象中去寻找答案;不只是我个人遭遇,也希望大家的情况能在台湾的社会有所改善;我个人其实蛮习惯被社会排除这样情况的体会,所以我去年还发了一个宏愿,我希望台北开头,一个贫穷人的台北,明年、后年能有贫穷人的桃园、贫穷人的台中、贫穷人的高雄,一棒接一棒,就是让我们大都会地区的人永远记得,这样的繁华背后是好多的人血泪编织而成。」

【专题】贫穷人的台北(二)都市人心里的大象稍有不慎 人人都可能沦为贫穷

记者说:「(原音)王大哥,你接下来要去哪里?」

王大哥说:「(原音)小巨蛋。」

记者说:「(原音)那里很远,你怎幺去?」

王大哥说:「(原音)坐捷运。」

台湾新巨轮服务协会陈安宗理事长说:「(原音)因为他会使用电动轮椅,所以他是从协会开着电动轮椅到府中捷运站,然后从府中捷运站坐到西门,再换车。」

记者说:「(原音)王大哥,你怎幺会来到这个协会?」

王大哥说:「(原音)有人介绍。」

陈安宗理事长说:「(原音)他是志愿服务协会一个社工转介过来的。」

记者说:「(原音)你今天準备了什幺要卖?」

王大哥说:「(原音)卫生纸、湿纸巾。」

我在台湾新巨轮服务协会遇到曾是公车司机的王大哥,现在,他是一名街卖者。

台湾新巨轮服务协会陈安宗理事长说,王大哥在驾驶公车途中心脏病发,用尽最后的力量把车停妥、不伤及路人,当年曾受公司表扬,但是,病发后又中风身体实在无法负荷只好离开职场、沦为贫穷者;另外,协会里,还有厨师因为重大车祸而改变命运!

陈安宗理事长说:「(原音)我们这里有厨师,他已经是二厨都有能力办桌,然后因为车祸截肢;但料理人要掌锅、要站,必须要有腰力,但他截肢后就没有办法工作,所以他待在家里让家人照顾 7、8 年没有办法出去工作,有家庭又有孩子要养,所以后来债务就很多,南部的朋友就介绍他来我这里试试街卖的工作,结果他出去卖一天就回来,受不了很难调适。」

当一个街卖者不再被歧视,他才有可能透过自己的力量离开街头。

其实,贫穷者的成因具多样性,健康、教育与家庭因素等,稍有不慎,失落一个环节贫穷就可能找上你,但若我们总是把他们当隐形人,这个循环将永无终止。

巫彦德说:「(原音)我很不喜欢那种怪,当我和家人朋友经过一个街友或街卖者时,大家都沉默不语,当成没有事情走过去,我觉得很怪,那是房间里的大象,为什幺不提?不讨论?对我来说,这都累积在我的心里,我想也累积在社会很多人的心中,其实这些房间里的大象大家心中都有一只;所以我想试着去谈,让大家觉得这样事可以被谈,而不是只说不要跟他买,或者是不要管他,远远地绕着他走,说那是骗人的,可是人家也没有机会可以讲一句话,所以这是我心里认为一些累积,不是他们怪异,是我们怪。」

创意胖卡 让人人有工作

记者说:「(原音)出去街卖心里或有些负担?」

台湾新巨轮服务协会小茹姐说:「(原音)他们看人的眼睛是不敢向上,所以都是平视说小姐帮我买一包,他的眼睛不敢看人,所以我们鼓励他,教他眼睛看人,当他看人的时候,就是他自信出来的时候;因为我也街卖了 9 年,这里的身障朋友都是我在培训他们的,他们刚来的很少有信心去面对客人,所以都要我先去推,我的任务主要是让他们敢面对客人,觉得自己是一个很有用的人,也是很有本事的人,因为当你卖出一包,就代表你的本事。」

台湾新巨轮服务协会小茹姐是训练身障街卖者的推手,她完全明白从被怀疑、轻视的眼光里跨出一步,需要多大的勇气,于是,协会一直努力推出好产品,让外界不是因为同情才买,而是需要!

今年 10 月 10 日,台湾新巨轮服务协会即将成立 2 周年,陈安宗理事长表示,除了街卖,他们也推出胖卡餐车试卖,供应消费者喜爱的炸物、牛排等夜市受欢迎的品项,同时也会在 10 月 19 日 2018 NPOst 公益交流站年会中分享这项最新创意。

陈理事长说:「(原音)我们协会想成立身障者的人力银行,我们希望能测试各种商业模式,应用在每一个身障者的身上,目前在规划胖卡,这台车要让很多人来设计,要达到通用的功能,因为,我们有轮椅族群,我的伙伴能够煮,但是他脚截肢站不起来,所以设计厨房的高度是适合他去做的,甚至有些中风的伙伴他是左手,有的是右手,有的还可以站立,所以轮流上去,分工把工作做好,这是我们目前在测试的。」

【专题】贫穷人的台北(二)都市人心里的大象从「家」出来 也渴望回「家」

徐大哥说:「(原音)我今天不到五点就起来,想一想我最近工作上的事。这就是我写作课的第二本,我是没读什幺书啦!想到什幺就写什幺,中文很难写,呵!」

人生百味开办「无家者写作班」,在老师的带领下,让他们写下自己的生命故事,徐大哥朗读着写作簿上密密麻麻的文字,文字中孕藏真实的情感;聊到家,原本开开心心的徐大哥,说话的语调马上转变。

徐大哥说:「(原音)现在打零工,但也算终于稳定下来了。」

记者说:「(原音)有存一点钱吗?」

徐大哥说:「(原音)有啦!但要慢慢来。」

记者说:「(原音)家里的人还有连络吗?」

徐大哥说:「(原音)嗯……顺其自然,我有两个女儿,很久没有见了,唉!」

每个人都是从「家」出来,也都渴望再回到「家」。

台北居大不易,这是房产广告商口号,也是无壳蜗牛的心声,那幺,连壳都不敢想的贫穷人究竟如何在台北生活?

响应 10 月 17 日联合国国际消除贫穷日,整个 10 月份,台湾「向贫穷者学习行动联盟」透过百人夜访、讲座、实境游戏、影展等活动,让都市里的人彻底了解什幺是贫穷?也让彼此间有机会对话,聆听他们眼中对台北的想像,可能跟您我不太一样。

【专题】贫穷人的台北(二)都市人心里的大象

延伸阅读:

贫穷人的台北(一)她的课本变口香糖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