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为吴海宝儿子缴付学费‧黄伟益:我有帮她

2020-07-16    收藏558
点击次数:955

曾为吴海宝儿子缴付学费‧黄伟益:我有帮她(槟城)“我答应的,会协助解决,我并非没有帮她。”针对早前疑服用院房配发药物后而痛失胎儿的吴海宝向《》申诉,在为孩子追讨公道过程中,求助当地州议员无下文一事,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今日(週五,7月2日)澄清,自己有给予协助,并非如前者所指般求助无门。黄伟益向《》透露,自己确实多次接获吴海宝的求助电话,即使自己没有时间接听,他也会吩咐助理回电给对方,在各方面都儘量给予帮忙。证实多次接吴电话他说,吴海宝多次来电内容都是因为面对家庭经济拮据,希望他能协助解决幼儿在过去半年来的学费,而他也于6月10日通过选区拨款,缴付了1250令吉给幼儿园。“我们是直接付钱给园方,我答应会做的都会去解决。”他坦承,他们不想让吴海宝知道钱来得太容易,至今也没有告诉对方其儿子的学费已还清一事。但他说,若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他都会儘量配合及协助。吴海宝可随时联络针对吴海宝申诉自己不肯帮忙一事,黄伟益澄清,前者曾致电给他和其助理,也曾到其服务中心求助,因此在任何时候,对方都是能联络到他们。据他所知,吴海宝也曾向福利局申请孩子求学辅助金,每月会获得200令吉,而由于他们夫妇俩仍能从事轻便工作来挣钱,故不能再向当局申请其他的援助金。他指出,在对方多次申诉面对金钱问题时,我们都会儘量协助。而吴海宝目前居住在再纳阿比汀人民组屋的单位,当初也是通过槟州房屋及艺术委员会主席黄汉伟协助下,成功申请。“彭文宝行政议员答应协助她解决孩子方面的问题,也都着手处理。因此,我们(州政府)并没有不帮忙的说法。”他指出,自吴海宝不幸流产新闻在今年1月份见报后,此服务中心只接到一群来自沙巴的热心人士所捐出的500令吉,并在当时已转交给前者了。随时可当面对质询及吴海宝曾就此事怀疑当时新闻只公布黄伟益服务中心联络,或可能还有其他的捐款一事,黄伟益指出,若对方怀疑还有其他捐款者,大可联络有关人士,大家可以当面对质,他也準备面对。此外,他强调,他已通过选区拨款,协助贫穷人士管道来为吴海宝缴付了幼儿千多令吉学费,因此日后若有任何问题,他则会视情况而定来给予援助。助接洽院方商医药报告黄伟益说,吴海宝流产新闻见报后,他曾协助接洽院方,并在记者会隔天带领家属和院方会面,谈论有关院方的医药报告问题,随后也通过助理移交有关报告给对方。“当时院方解释医院配发的药物并没有问题,其中有一降血压药物是具有两种功效,对孕妇而言是能协助子宫收缩,不让胎盘脱落等。”他说,院方也认为,在当事人不确定能服用有关药物当儿,其子宫因此受细菌感染,可能因为时间上的问题造成情况恶化,而酿成流产悲剧。“事情的对与错或需要进一步追查,或需要通过大马医药理事会或是法律诉讼管道等程序去处理,而凡事都要听取双方的解释。”事后,他曾从吴海宝丈夫李清辉口中得知,他们已委託律师处理。他披露,吴海宝多次的求助来电都只是问起其儿子学费的事项,未提及要为失去的孩子讨回公道的问题,因此认为对方已能自行解决,便没有再做跟进给课题了。吴海宝:黄伟益曾劝勿骚扰针对光大区州议员黄伟益的解释,吴海宝反驳黄伟益之前并没向她解释该私人医院发出的医药报告内容。“之前与该私人医院院长碰面时,我们只是针对院方没立刻派出救伤车抢救一事而争吵,他们(包括黄伟益)并没有向我诠释整个报告的内容。”多次联络黄不果“我书读不多,也看不懂医药报告的内容,看得懂的朋友只告诉我内容只是注明我入院的时间和服用的药物,并没说明我是因为延迟吃药而导致胎盘落下。”她说,到目前为止,黄伟益除了帮她召开记者会和事后通过助理转交医药报告给她以外,黄伟益就只是袖手旁观,所以她才会选择通过律师的帮忙,準备对院方做出控告。《》记者向吴海宝解释黄伟益简单叙说出医药报告的内容后,她反问,这就是把所有的错都推给她吗?难道院方没第一时间配药给她,就没错吗?“当天因为泻肚子入院后,医生在隔天已批准我出院,结果当时却因为我是使用医药卡入住此院,没办法即刻付费而拒绝马上开药给我,所以我就从早上9时等到晚上才拿到药。”她说,她不否认或许当晚拿到药后没立刻服下而可能导致胎儿流产。她质问,若院方知道当时她是处于紧急状况,那医生也是不是应该在当天早上就开药给她呢?吴海宝直言,她曾多次以电话求助黄伟益不果,但事后黄伟益并没有通过助理联络她。她承认曾要求黄伟益替她还清儿子在幼儿园求学所欠下的学费,但黄伟益却劝告她不要再拨电骚扰他,否则就不会再对她伸出援手。“我并不知道黄伟益有没有帮我摊还儿子的学费,但我週五已拨电予该幼儿园园长,园长说YB不曾转交过任何学费给该幼儿园。”她扬言,孩子没了已经是一个事实,就算该医院做出的医药报告对她不利,但她还是会继续向医药理事会追究此案,还原真相。‧2010.07.02

相关文章  RELEVANT ARTICLES